返回

主导天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xgn.com
     主导天劫 (第1/3页)
    

武阳郡城,大离八大郡之一。

古风与裴若雪到了,这里因为靠近大离王都,比长陵郡城与余安郡城更繁华,武道更加昌盛,武师随处可见,武道宗师也不少。

丹药坊,兵器坊,甚至法器坊都不在少数。

座座高楼林立,雕梁画栋,高古雄浑,层层拔节而上,各抒飞翼挺起,令人叹为观止。

“风哥,那边擂台上有人比斗。”裴若雪兴奋的说道。

虽然脚痛无比,但经过三日的长途跋涉,她已经能忍受那股疼痛了。

古风看到了,很大的一片广场,广场中有擂台,有人正在比斗,引得众人欢呼。

擂台分为两种,一种切磋,大家分出胜负即可,另一种死斗,不分胜负,只分生死,除非胜者愿意饶过对方。

一般来说,生死斗的双方一定是有生死之仇。

两人朝着广场走去。

“祁鸿公子与董阳公子比斗,这将是一场龙争虎斗,不知道谁胜谁负?”

“他们两人乃是我武阳郡城少有的旷世奇才,不过二十岁就已经是蜕凡境四重天武道宗师,他们的比斗一定精彩。”

擂台四方人山人海,这些人都有修为在身。

古风发现了,这上万人中,武道宗师不下三百人,高台上还有五名武道真人,这有点恐怖了,太强大了,不愧是大离王朝数一数二的郡城。

在高台之上,坐着祁家与董家的武道真人级长老,两家长老各自谈笑风生。

擂台上,两名俊杰争锋相对,目光精湛,两人都是剑道高手,领悟了初级剑意,即使对上蜕凡境五重天,乃是六重天的武道宗师,也能战而胜之,要知道他们不过二十来岁。

“董兄,你我二人已经有一年没有比试了。”祁鸿说道。

他的声音很雄浑,再加上他那丰神如玉的面容,引得众多姑娘尖叫声不停。

“祁兄,看来你很受欢迎啊。”董阳道了一句,他有些妒忌,因为他没有祁鸿长的帅,虽然喜欢他的人也不少,但终究没有祁鸿多,而且还都是歪瓜裂枣。

“哈哈,董兄,这没有办法,这是天生的。”祁鸿笑道,话语间带着自恋。

“开始吧,祁兄。”董阳眼中闪过阴霾,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祁鸿,因为对方将他的风头抢了去。

两人同时拔剑,两道强大的气势蔓延开来,离的近的人顿时感觉呼吸困难。

董阳单手横剑,两指微弹,以气御剑,剑如神兵,散发出无形剑气,直指祁鸿。

这一手引得众多人惊叹,很厉害的御剑之术,青年一代中少有人能使出来。

“风哥,他的剑术好厉害,好帅气呀。”裴若雪看着董阳的御剑术,说道。

“不错。”古风说道,确实不错,很帅气,在他的眼中,这样的御剑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祁鸿微微一笑,轻轻一点手中的中品法剑龙鳞剑,剑出龙吟,剑长三尺,随着他的龙鳞剑出鞘,周身三尺已被剑气隔开,金光耀目。

“哇...”

又是一声声惊叹,比刚才董阳的御剑术还要炫目多彩。

甚至有一些姑娘大胆说道:“祁鸿,我要嫁给你。”

“你配吗,只有本姑娘才配得上祁鸿公子。”

“呸,你算什么东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涨什么模样。”

......

疯狂了,果然不愧是武阳郡城,连姑娘都这么彪悍。

“风哥,这个祁鸿的剑招更厉害,你能做到这样吗?”裴若雪问道,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年轻一代高手,至于古风,都是一刀斩,她根本没有看懂古风的刀招,只觉得似乎很简单。

“做不到。”古风两个字脱口而出,他确实做不到,因为没用。

“姑娘,他做不到,我做的到,要不要我给姑娘展示一番。”旁边突然冒出一道轻佻的声音。

裴若雪转过头去,是一名青年,叼着一根青草,吊儿郎当的样子,眼中正望着擂台上的两人,似乎很不屑。

“哼。”裴若雪冷哼了一声,觉得这个青年很浮夸,一点都不稳重。

古风没说什么,平淡的看着擂台上的两人,似乎很专心,实际上他正在修炼太虚不灭经,淬炼蕴养五脏六腑,相比起他的肉身,五脏六腑还是脆弱了一些。

“姑娘,你信不信,那擂台上的两人,我一巴掌就能打死。”青年似乎觉得裴若雪很有趣,非要和裴若雪说话。

“谁信,你有本事上去试试,看他们不将你打的屁滚尿流。”裴若雪也不是好惹的。

“嘿嘿,姑娘,如果我做到了,你说怎么办。”青年调侃的说道。

“哼,你才做不到。”裴若雪说道,她根本就不相信,而且这个青年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呵呵,姑娘,我叫尹歌,记住了,也瞧好了。”青年也不在乎裴若雪瞧不起他,朝着擂台走去。

此时的擂台剑气纵横,两大剑客的剑法浑然天成,无迹可寻,剑意无形,每一次碰撞都迸发出金玉之声,剑气击打在擂台之上,留下了深深的剑痕,太强大了。

三百招之后,两人执剑而立,没有再战。

不分胜负。

“又是平手,不愧是祁鸿公子和董阳公子,他们二人的剑道修为已达鬼神莫测之境。”

这是另一个家族的长老,他是被两家邀请来观战的。

“不错,两位公子的修为不凡,而他们的剑法更是无敌,或许未来成为剑王也不在话下。”

......

一众观看的老者说道,他们基本都是各家长老,修为已达蜕凡境七重天,眼力比之常人要强得多,自然明白台上两人的剑意有多强。

结束了。

擂台下众人看得津津有味,甚至不少武者学到了厉害的剑招,不过就是时间太短了,还不到一刻钟。

当他们准备离开之时,被一声叫停了,是一个青年,正是那名调侃裴若雪的尹歌,“两位公子剑法不错,不知在下能不能领教一番。”

这一句话引起了众怒,祁鸿公子和董阳公子可是武阳郡城的骄傲,你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与他们比斗。

“风哥,他真的上去了,他不是去送死吗?”裴若雪真的惊了,刚刚台上两人比斗,剑气凌厉非凡,无意间擦中擂台,都能将擂台打出一道道痕迹,那可是黑岩石,这个青年有什么本事上去与他们比斗。

古风看了一眼这个青年,突然拉着裴若雪向着外面走去,他感觉有事情发生了。

“诶,姑娘,走什么呀,不是你让他上去的吗,正好见识一番这位青年俊才的本事呀。”旁边一个贼眉鼠眼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人说道,他的眼睛一直瞄向裴若雪,因为裴若雪太美了,那闭月羞花的脸蛋让他魂不守舍。

“滚。”

古风怒哼了一句,他的声音仿佛放大了数倍,响彻在贼眉鼠眼青年的脑中。

一声惨叫,贼眉鼠眼青年抱头倒地。

这一幕惊动了周围几人,不过没有管之,继续看向擂台,擂台上的事情比这有趣多了。

贼眉鼠眼青年的惨叫被淹没在众人的尖叫声中了。

开打了。

祁鸿公子与一名从没见过的青年打了起来。

一人用剑,一人用扇子。

“风哥,我们为什么离开呀?”裴若雪问道。

“因为有事情要发生了。”古风淡淡的说道。

“什么事情?他们在比斗,正精彩呢,那个尹歌武道修为不错啊。”裴若雪有些不想离开,这种比斗很少见。

“你真的要看?”古风看着裴若雪,问道。

“嗯。”裴若雪重重的点头,她还不知道古风为什么要离开。

“好,那就看吧,不过等会你可不要后悔。”古风风轻云淡的说道。

“后悔,看比斗有什么后悔的,为什么他不让我看比斗,是不是他不喜欢我看其他年轻公子俊才,难道他喜欢我?”裴若雪胡思乱想到,心脏怦怦乱跳。

砰......

那名陌生的青年居然与祁鸿公子斗的难解难分,这一幕惊诧了众人。

不过很快有人说道:“祁鸿公子刚刚与董阳公子打斗一番,还没休息,战力只有全盛时期的一半,不然绝对秒杀这个人。”

“不错,这个人平之不武。”

台下之人纷纷怒斥那名陌生的青年,在他们的心中,只有祁鸿公子才是年轻一代最强的。

“董阳公子,上来吧,你我还没有一战呢,不会是怕了吧。”尹歌挑衅的说道。

“你是何人?”董阳再次飞上擂台,沉声道,言语中带着怒气。

“我啊,就是一个无名小卒,董阳公子怎么认识。”尹歌笑道,他的笑意中带着不屑。

也不知为何。

“是吗,那就看看你能接我几招。”董阳怒了,这个人明显瞧不起他,他决定狠狠的教训此人,只要不死人就行。

高坐之上,几名董家长老还在谈笑中。

“那个年轻人修为不错,也不知道能接阳儿几招?”

“我估计能接阳儿十招吧。”

一旁的祁家长老脸色变了,什么叫接你家董阳十招,那不是明摆的说我祁家祁鸿比不是你们董家的董阳,刚刚两人还是打了个平手呢,虽然都没出力,难不成使出真实的实力,祁鸿只能接董阳十招。

祁家长老不在言语,只是看着擂台,他们倒要看看董阳如何十招之内打败那个陌生的青年。

尹歌背对着众多家族的长老,脸色完全变了,笑嘻嘻的神色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沉,是杀气。

“董阳,你侵犯烟雨楼的玉红姑娘,还将她的尸体抛至乱坟岗,你想过你会死吗?”尹歌阴冷的说道。

“什么,你是谁?”董阳心神巨震,这件事对他来说可大可小,可是不能让人知道,不然他将身败名裂。

回应他的是一道银光,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被银光笼罩,罡气护体,同时手中法剑挥动。

噗噗噗......

无数的银针飞入他的体内,即使他罡气护体,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破罡针,这是破罡针,专破武道宗师的护体罡气,而且这破罡针上加了特殊的物质,以及剧毒。

尹歌得手,瞬间跳下擂台,朝着外面逃去。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茫然的看着逃跑的青年。

只有高台上的众多家族长老看见了,看见了那名陌生的青年白羽扇中出现无数银针,打入了自己子弟董阳的身体中。

一声怒吼。

“董阳。”

飞身而入,降落在擂台上。

探之。

死了。

董阳死了,生机消散,这是怎么回事。

董家长老盛怒,大吼一声,“拦住他。”

同时凌空飞天,朝着尹歌追去。

很快有人大喊董阳死了。

乱了,乱了。

武阳郡城这片广场乱了。

有的人开始逃离,因为害怕。

在广场之外的街道上,裴若雪一脸呆滞,她没想到那个尹歌这么大的胆子,敢当众杀人,杀的还是武阳郡城董家最杰出的子弟。

也幸好古风早早将她拉到了广场边缘,才能第一时间退了出来。

“风哥,你知道?”裴若雪终于问了一句。

“不知道。”古风回答道,他是真的不知道,只是隐隐有种感觉有事发生,因为那个尹歌修为极为强大,蜕凡境八重天,而且轻佻的面容下藏着杀气。

古风杀人不少,对杀气很敏感,所以他拉着裴若雪退了。

没想到那个尹歌居然杀了董阳,这是捅了马蜂窝。

“我们离开武阳郡,去王都。”古风说道,他隐隐有种感觉,麻烦会上身,早走为妙。

......


     如果这里真的什麽都没有,灯是从那里来的?被是从那里来的?俞六用随身带着的火摺子点亮了这盏水晶灯,等到灯火照亮展梦白不禁苦笑暗忖:看来走运的却该是那黑袍人哩!他这里惊喜交集,思潮反覆,忘了说话杨铮举剑,一挡,人一掠。快,仿佛生怕陆小凤追上去大鼓却在叹气。发福有什么用?肥肉能卖之境,所有的寒冷与恐惧,都声离他远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xgn.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