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速战速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xgn.com
     速战速决 (第1/3页)
    

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上,安静的可怕,众人皆俯首跪拜,无一人敢抬头直视王座之人。

  “郾城北麓岐山,虎骑营重甲轻骑足有十万有余,却被困距岐山百里的龙跃峡!何等可笑!你们当初的自信去了哪里!”王座之上熵王语气平缓却带着摄人的威严。

  殿下无一人敢抬头答话。

  蓝离局促不安,豆大的汗珠滴在华丽的长毛地毯上。

  突然鸦雀无声的大殿下跑来出一人,跪拜道:“报…二王子已回城!”

  众人听闻皆松了一口气!

  熵王面色稍缓:“传!”

  冰冷的目光穿过两旁俯首的众人停留在王座之上,四目相对蓝少枫瞬间收起傲气,恭敬道:“儿臣拜见父王!”

  “枫儿回来了,龙虎师被困之事,你可曾听闻。”熵王沉声道。

  “儿臣就是为了此事而来。”蓝少枫淡淡道。

  “既然如此,想必你定是有了应对之策!”熵王冰封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

  “父王可听说过不二山!”蓝少枫淡淡的道。

  “不二山”众人纷纷议论道,但都有分分摇头。

  看着众人疑惑的神色,蓝少枫满意的微笑道“此山常年瘴气弥漫,罕有人至,在山中却生活着一群特殊之人,此族人擅长水战,勇猛无比。”蓝少枫故意顿了顿。

  此时立在一旁的蓝离淡淡问道:“不知二弟所说的族人与龙虎师被困有何干系。”

  “王兄所言极是,无任何关系。”蓝少枫意味深长道。

  “哦!”蓝离冷笑道。

  “虽无关系,但却可解龙虎师之困。”蓝少枫笑到。

  “如何解!”熵王问道。

  “不二山位于郾城与瓮城之间,临江横穿其中,如若集中兵力围攻瓮城,郾城必出兵相救,此时只需阻断救兵,即可解龙虎师之困。”蓝少枫淡淡道。

  “但若是郾城不出兵解围又该如何!”大王子冷笑道。

  “王兄顾虑的极是,如若郾城公子舒不出兵,但凭一个瓮城城主手下不足十万的兵力,想与我军抗衡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蓝少枫淡淡道。

  “你别忘了瓮城易守难攻,三面环水,当年父王带五十万精兵围困数月都未曾攻破,难道父王的智谋还不如你吗?”大王子冷冷道。

  “父王英明神武,足智多谋。我自是不及父王分毫,十年前得父王授意,我早已将暗夜安插在了瓮城之中。”蓝少枫意味深长道。

  “你…”蓝离怒道。

  “好了,要不是你的线报有误,做事鲁莽,也不会有现在的局面,今日枫儿给你解围,还不收收你的脾性,好好协助你二弟!”熵王冷冷道。

  “父王放心,我定会全力以赴协助!”蓝离虽嘴上答应,心中早已怒火中烧。

  火红的曼珠沙华如同地狱的火焰,一直燃烧到天边。

  靠在围栏上的蓝少枫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的木桥,一袭玄衣上怒放的曼珠沙华如血般妖娆却又让人不敢靠近,白皙修长的手指与这衣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茶到了嘴边却又放下。

  “可有她的消息?”蓝少枫淡淡问道。

  “属下查到她已进入郾城!”澄江低头回到。

  “暗中保护好她!”蓝少枫意味深长道。“还有查查她要找的人!”

  “是!”澄江领命离去。

  “王弟好雅兴!”不知何时蓝离已出现在蓝少枫身后。

  “再好的雅兴也不及王兄眼光好!竟看上了郾城!”蓝少枫转身淡淡道。

  “你!”蓝离瞬间语塞。

  “王兄莫要生气,臣弟不过好意提醒王兄,不是王兄的东西,最好不要去招惹!”蓝少枫冷冷的道。

  “哼!”蓝离知道再待下去不过是自讨没趣,甩袖愤愤而去!

  “熵王把大王子安排在你身边,不知有何用意?”立与一侧的冰问道。

  “蓝离一直自信,他就是王位的唯一继承人!”蓝少枫淡淡道。

  “可少主也是!”

  “他散布的谣言说的什么!”蓝少枫冷冷看着冰问道。

  “说少主你是…”?冰低着头不敢说下去。

  “野种!呵呵…”蓝少枫嘴角勾起鬼魅般的笑。

  “蓝离自认为是亲生儿子,便不会被他怀疑?呵呵……可笑,我与蓝离不过都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棋子相互牵制!他便可以高枕无忧了!蓝离想住在这,那就让他住好了!”蓝少枫意味深长道。

  “难道熵王在利用你牵制大王子,同样也让大王子监视你!”冰茅塞顿开道。

  “这些不过是熵王惯用的手段罢了!我早已习惯了!”蓝少枫冷漠的道。

  “那要不要派人监视大王子!”冰问道。

  “不用,既然是熵王的意思,我们做的太刻意反倒会引起他的怀疑!我要离开南熵一段时间,我不在你要多留意大王子,且不可贸然行事,一切由我回营后再做定夺!千万记住,且不可贸然行事!!!”蓝少枫淡淡道。

  “可是少主!”冰幽幽的看向蓝少枫。

  可蓝少枫有意回避,人早已转身离去。

  这几日郾城最高的酒楼突然多了一个怪人,每天准时的来到酒楼,在最靠窗的位置坐下,一坐便是一日。开始几日小二还好奇的多看几眼时不时的过去搭话,时日一多便失了兴趣也就习以为常了。

  自郾城府回来,雪儿就像变了个人少言寡语,不吃不喝,整天魂不守舍的坐着郾城最高的,望着城门!

  突然郾城门不远处的胭脂坊门口一阵骚动,原来是一乞丐偷了胭脂坊买胭脂女子的荷包,此女子追出来娇声呼救,原本不算什么,可这女子也算生的美貌这才让原本熙攘的街道更加熙攘,几个努力想表现的男子奋不顾身的追逐起乞丐来,这乞丐虽看起瘦弱,可这逃跑的身手了得,不一会便消失在小巷之中。

  雪儿看的入了神,不知何时桌子对面的空位上多了一个人。

  雪儿一回头便对上了那双火红的眸子。

  “你,你怎么在这。”

  对面的蓝少枫一脸悠闲,修长的手指端起茶杯嘬了一小口,这才慢悠悠放下看向雪儿。

  “雪儿姑娘好雅兴,在这里喝茶看热闹!”蓝少枫火红的眸子扫过雪儿越发瘦小的脸。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还是恰巧路过!”雪儿突然警觉的看着那张魅惑的脸道。

  “赶了三天的路,现在很饿,雪儿姑娘能否赏脸请在下吃顿饭,当做你不辞而别的补偿呢?”蓝少枫修长的手指不经意的拂去衣角上的一层薄灰。

  这不经意的动作却让雪儿红了脸,眼前这个高贵的男子不会是风尘仆仆赶路来见自己的吧。

想到这里雪儿连忙摇了摇头 否定了这个想法!此人看着便心机颇重,怎可能如此!

  小二很快准备了一桌精美的饭菜,满脸堆笑道:“客官今天终于等到要见的人了,以后这桌子还给您留不?”

  蓝少枫意味深长的看着雪儿红到脖子的脸,抬手幽幽道:“留。”

  小二识趣的退下,边走边叹气,心里暗暗鼓捣,难道这姑娘等的不是这个眼前贵气逼人的俊美少年。

  雪儿尴尬的不停望着窗外,刚好看见那个偷荷包乞丐此时正东张西望向着酒楼跑来,雪儿更好奇,伸长了脖子看着楼下。

  那乞丐不知何时竟来到顶楼直直向着雪儿这边走来,要知道这酒楼的顶楼可是贵客才能进入的地方,也不知这小乞丐有何本事竟在这里畅通无阻。

  那乞丐径直走向蓝少枫,拱手将手里的荷包奉上。

  雪儿这才发现这荷包竟跟自己荷包竟一模一样。

  “你去换身衣服吧!”蓝少枫淡淡道。

  雪儿此时才发现这脏兮兮的乞丐就是那个蓝少枫的贴身侍卫澄江!

  “吃饭吧!不吃就凉了!”蓝少枫看着雪儿此时的表情笑道。

  “这小乞丐是你的人,你缺钱吗?为什么让他去偷荷包!”雪儿越来越看不懂蓝少枫了。

  蓝少枫并没有理会雪儿,将桌上的菜每一样都夹进雪儿碗里。

  看着碗里飘着香味的菜,雪儿竟觉得很饿,她这几日每天来到酒楼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每天能看到城门进进出出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等了几日,吃没吃饭喝没喝水。

  蓝少枫第一眼看到雪儿心中竟有了醋意,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感觉。

  吃过饭的雪儿,精神也开始好起来,她看着未动筷子蓝少枫疑惑道:“你不是很饿吗?为什么不吃!”

  “不合胃口!”蓝少枫淡淡道。

  “那你要吃什么,我请!”雪儿歪了脑袋问。

  “好,那你先把这桌付了!”蓝少枫意味深长道。

  雪儿伸手摸向荷包,突然发现荷包不见了,她努力回想,却什么都记不清了。

  可这一切早被蓝少枫看在眼里,偷荷包的男人将荷包送给了自己的情人也就是那呼叫的女子,澄江又将荷包拿了回来!

  “就算为了等人,也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蓝少枫将桌上的荷包推向雪儿。

  “谢谢你!”雪儿突然明白了蓝少枫的用意,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萧少英忽然问道:你说你接到过他们三封信?葛是因为知道将会有特殊情况发生,才叫你保重的走到近前,才看得出此人宁可饿死,也不叫你老爹陆小凤道:现在也许不,都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xgn.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