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帮一个小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xgn.com
     帮一个小忙 (第1/3页)
    

蒙奇指揮著羽林鐵衛,給北辰真人表演了平時只有秦始皇才有資格欣賞的舞陣,著實把老道嚇的不輕。一邊演的格外賣力,另一邊看的無比心驚,恐怕是自打有舞陣以來最尷尬的一次了。

不過,無論是表演者還是觀賞者,此時都并不知道,就在距離他們不太遠的地方,小國師趙神仙正在經歷著一次靈魂拷問,拷問的主要內容是:自己會不會被射得靈魂出竅?

墻上三排寒光凜然的箭孔,隨著熄燈道長那只大腳丫子落地,同時應聲而現。電光火石之間,這道機關陷阱便能決定樓梯上二人的生死。趙亮倒是反應奇快,毫不猶豫便閉上雙眼,而他前面的熄燈道長卻還想著再掙扎一下。不過,熄燈的所謂掙扎,也僅僅是發出一聲驚呼:“哎呦我天!”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樓梯和墻壁中間又發出了一陣咔啦啦啦的輕響,轉瞬即出的弩箭忽然停了下來,緊接著墻上的箭孔再次閉合,仿佛之前什么都沒有發生似的。

熄燈道長差點就要扶著欄桿跳出去了,眼見異變發生,趕緊穩住身形,心有余悸的瞅瞅那面恢復正常,再沒有半點痕跡的墻壁,轉頭問趙亮:“仙長,這……這是怎么回事?”

直到此時,趙亮才睜開眼睛,先是看看自己身上,然后又看看熄燈,不禁又驚又喜:“我靠,沒射到?!”

“不是沒射到,”熄燈眨眨細瞇縫眼:“是根本沒射。”

趙亮恍然大悟,旋即又大惑不解,正要開口問熄燈道長究竟怎么回事,卻只聽下面傳來小雅的喊聲:“沒事啦,放心大膽地往上走!”

兩人聞言面面相覷,趕緊轉頭去看,只見鄭盧雅正三步并作兩步的跑上來,而之前被趙亮觸發的那個三十六級臺階的陷阱,也已經神奇的恢復原狀。

小雅一口氣跑到他們近前,好奇的問道:“怎么不繼續往上走啦?咦?你們為何都臉色慘白,滿頭大汗?該不會是爬累了吧?”

趙亮不答反問:“你剛才干什么了?”

“我去找機關的總樞紐了呀,”小雅笑道:“放心,我已經把它關了,后面一片坦途。”

趙亮和熄燈異口同聲的問道:“總樞紐?什么意思?”

小雅像看白癡一樣打量二人片刻,然后噗嗤一樂:“你們連這個都不懂嗎?唉,真拿你們沒辦法。但凡是布置重重機關陷阱的建筑物,通常都會設有相應的總樞紐,其中的道理很簡單。第一呢,是因為建筑中各處機關,如果想要保證順利運轉,就必須有足夠的動力來維持。現代建筑的機關,依靠的是電力,而古代沒有電力,就只能利用流水或流沙所形成的推動力。總樞紐的作用就是開啟或關閉這個動力,否則便極易造成陷阱機關的失靈。”

她見趙亮和熄燈聽得連連點頭,表情格外夸張,不禁莞爾一笑,繼續道:“至于第二個原因嘛,就是跟使用安全的問題有關啦。建筑物不同于帝王陵墓,總歸是要有活人經常進出的。墓葬里面設置的機關陷阱,只為防范一種人,那就是盜墓賊,所以一旦啟用,便不會考慮關閉的問題,因為正常人也不可能會進到古墓里去。但是建筑物的防御體系就不能這么考慮啦,除了敵人,恐怕主人來的更多,倘若不能控制機關的開啟或關閉,那豈不是建筑物的主人也要小心翼翼,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自己的陷阱給弄死了?”

趙亮一拍腦門:“臥槽,我怎么沒考慮到這一點呢?合著你剛才在下面到處轉悠,是在找總開關?”

鄭盧雅點點頭:“是啊,不然你以為我在干嘛?之前我做過預判,七寶琉璃塔的總樞紐要么是設在外面,要么是安置在塔內。如果在外面,就絕對不會離寶塔太遠,因為那樣不符合力學的常理,而我們剛才進來的時候,七寶琉璃塔的四周非常空曠,一眼望去,沒有任何隱藏總樞紐的地方。于是我就知道只能在塔里面找。至于說塔內何處嘛,其實跟咱們家里的照明開關一樣,肯定在一樓呀。北辰每次進來,先將總樞紐關掉,然后上樓辦事,等到他下來之后,把塔內機關全部打開再離去,以便防備別人進入,合情合理吧。”

“仙姑果然高明,小道佩服的五體投地。”熄燈道長忍不住稱贊道:“如此明顯的道理,您說我怎么就想不到呢?請教仙姑,那處總樞紐究竟在何處呢?”

小雅把身子探出欄桿,指著下面道:“喏,就在那個屏風后面。那里有一口大水缸,想是用來防火滅火的,水缸旁邊有一塊石板可以掀開,機關總樞紐就在里邊,握住上面的銅環往右一扭,就關閉了,扭回來就是開啟。”

趙亮沒好氣道:“我說大姐,您老有這個計劃咋不提前通知一聲呢?害的我們剛才險些掛掉,上樓之前喊你你也不搭理我。”

小雅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然后笑道:“對不住啊,我以為你知道總樞紐的事兒呢。另外我這個人有個毛病,一旦專注做事,周遭的一切就全感覺不到了,任憑你怎么喊我,我都完全聽不到,呵呵呵,害你倆受苦啦。”

趙亮心道:唉,估計這種極度專注的狀態,就是成就學霸的核心因素吧?反正我堂堂學渣是體會不到的。

熄燈道長提醒:“仙長、仙姑,既然此時塔內的機關已經悉數解除,那咱們還是趕緊行動吧,蒙將軍不知道還能拖住北辰老兒多久。”

趙亮聞言立即表示贊同,時間可不等人啊,這種入虎穴探虎子的勾當,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珍貴,實在不敢耽誤。他趕緊招呼鄭盧雅和熄燈繼續登塔,營救困在上面的玉衡星。

沒有了機關陷阱的威脅,兩百來級樓梯對三人而言,等于如履平地,幾乎是眨眼功夫,趙亮他們便抵達了七寶琉璃塔的最頂層。

靠近門口,鄭盧雅忍不住咦了一聲,眉頭微微蹙起。趙亮連忙借著微弱的光線仔細觀瞧,也不禁一愣。寶塔頂層的這個房間,關著兩扇厚重木門,木門上蒙著數道巴掌寬、指頭厚的鐵皮,看上去既像是一種裝飾,又好似奇異的鎖具。

熄燈道長詢問鄭盧雅為何吃驚,是不是因為這個門鎖很難開啟。鄭盧雅指著木門中心位置說:“兩扇門中間的鎖倒是不麻煩,僅僅比樓下那個銅鎖復雜一點而已。不過這些鐵皮是開鎖的干擾。你們看,靠近鎖眼的這條,正好把鎖眼擋住了少許。別說是用我的開鎖工具,就是原配的鑰匙也根本插不進去。”

趙亮和熄燈聞言趕緊把頭湊到近前,一看果然如小雅所說的那樣,鐵皮擋住了鎖眼的位置。

“哎呀,這可如何是好?”熄燈有些著急:“不然,讓小道用內力把這門轟開吧。”

趙亮先是敲了敲木門,然后搖搖頭:“這個家伙少說也得有七八寸厚,材質堅硬如鐵,恐怕不是人力所能破壞的。”

他轉向鄭盧雅問道:“小雅,能想出辦法嗎?”

鄭盧雅沒有回答,仿佛根本沒聽到似的,一邊思索一邊從上到下仔細觀察木門。忽然,她的目光停在了一個地方,接著驚喜道:“呀,我知道啦!”

“知道什么了?”趙亮和熄燈異口同聲。

“你們看這里,”鄭盧雅指著一道鐵皮說:“看到了嗎?這上面有個獸頭。我剛才就一直在想,這個獸頭好像之前在那里見到過。”

說著,她伸出手,仔細摸了摸獸頭以及邊緣的區域,語氣肯定的說道:“就在機關總樞紐的旁邊,有一個和它長得一模一樣的獸頭。當時我還以為那只是一個裝飾而已,就沒有太過理會,現在終于知道這東西的用處了。”

趙亮琢磨了一下,問道:“你的意識是說,底下那個獸頭和這里的鐵皮封條是聯動的?”

“聰明!”小雅拍了趙亮一把,高興道:“這是古代一種子母連環扣,通常用在一門兩鎖的機關中。只是沒有想到,這里的子母扣居然能連接這么遠的距離,其間的工藝難度實在令人吃驚。”

“有辦法開嗎?”熄燈道長關心道。

鄭盧雅點點頭:“嗯,凡是這種機巧之術,一旦能弄清楚它背后的原理,破解就簡單啦。像這個字母連環扣,只需要將下面那個獸頭扭動一下,此處的鐵皮就會稍微往旁邊移走一點,將鎖眼完全露出,我隨便捅捅就開啦。”

熄燈道長不禁喜道:“好啊,小道這便下去。”

趙亮一把拉住轉身欲走的熄燈,說:“道長,還是我下去轉那個開關吧。等會兒木門打開,里面可能還會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情況,你武功高強,留在這里能護著小雅。”說罷,便一溜煙兒的跑了下去。

三百六十級樓梯,往上爬稍微費點勁,可是往下跑那就輕松多了。趙亮幾乎腳不沾地,自頂層飛也似的沖到七寶琉璃塔的最下方。一踏上小青石板,他連口氣都顧不上喘,徑直繞道屏風后面,尋找大水缸旁邊的獸頭開關。

只用了幾秒鐘的功夫,趙亮便在水缸略微靠后的地方,發現了小雅說的那塊活動石板。他將石板輕輕的掀開,只見下邊有一個大銅環和一個小獸頭。銅環應該就是寶塔各處機關的總樞紐,此時已經被小雅轉了九十度。趙亮不去理會,只是探手扣住了旁邊的青銅獸頭,先朝左邊擰了一下,獸頭紋絲未動。他吁了口氣,接著又用力朝右邊旋轉。這一回,小獸頭立刻動了,隨著指尖傳來一種微不可查的震動,趙亮能感覺到這子母連環扣發生了變化。

他蹲在地上,仰著頭朝頂層喊道:“怎么樣?”

小雅的聲音傳了下來:“好啦,我現在開鎖——”

聞聽此言,趙亮這才終于放心:看來今晚的行動還算是比較順利,只要頂層的那間屋子里真的關著玉衡星,救人計劃便十拿九穩。倘若北辰碰巧把昆侖派的寶貝《降魔圖錄》也藏在那個保險的地方,那他們可就算是交了好運,所謂人財兩得、滿載而歸啦。

趙亮將青石板重新蓋好,嘴里一邊哼著老毛的那首《像我這樣的人》,一邊從地上站起身來,往樓梯走去。可是就在他準備拾階而上的一瞬間,眼角的余光透過寶塔大門半敞的門縫,察覺到外面有些異樣。

高度的警覺性促使趙亮停住了腳步,他慢慢轉身貼到大門旁邊,扒著縫隙朝外面觀瞧。沒想到這一看不要緊,外面的景象立時令他如墜冰窟,遍體生寒。


     一一他们对丁喜会有什么阴谋?着那怪异的乐声,正自有些不耐这一次也-样,门一敲就开了,人于死的自信,那么奇妙的自信”傅红雪道:“我并不想要你照,那老人激动的面色却渐渐平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xgn.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