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生为娄家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xgn.com
     生为娄家女 (第1/3页)
    

因為他注意到,就在那兩個警察消失時,一股沖天的邪氣猛然爆發,片刻之后又歸于寧靜,即便不知道是什么妖邪作祟,反正這些警察是肯定處理不了的,再進去的話,只能是送菜的結局。

熊曉歐正當怒火中燒,也是救人心切,哪里容得下有不相干的人來攪局,大吼道:“馬上滾開。”

林驍也不示弱說:“你們進去有危險。”

熊曉歐以為這小伙子是關心他們來的,心里總算有些慰藉,這年頭警察也不好當,很多時候不明真相的群眾都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他們,警察往往成了恃強凌弱的不良團體。

熊曉歐被林驍感動到,火氣也消了大半,對左右揮手:“把這小兄弟帶走,其余人,準備上。”

左右上來兩個孔武有力的刑警,伸手就要把林驍駕走,林驍哪里還顧得了那么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雙手分別拿捏住兩人的腕關節,靈巧的一轉身,避開了他們的夾擊。

兩個刑警也是老手,遇到林驍的反抗,無數次訓練形成的條件反射,拔槍對準林驍。就在槍口剛抬起的瞬間,手里一空,兩把槍竟是齊齊落入林驍的手里。

這么多人近距離的看著這一幕,只見小伙子眼花繚亂的手法,全然沒搞清楚對方是如何辦到的。

“不準動!”“抱頭蹲下。”反應過來的刑警們,把十多把槍齊刷刷的對準林驍。

林驍手里還拿著槍,站在那兒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熊曉歐說道:“想不到我還看走眼了,說,你是誰?”

林驍馬上把槍扔到他腳下,舉著手說:“別誤會,我真的是為你們好,里面有問題,進不得。”

熊曉歐臉色愈加嚴穆,抬著槍的手紋絲不動,說道:“我再問你一遍,你是誰?”

“你就別管我是誰了。”林驍急迫的喊道:“我遇到過這種情況,我知道該怎么處理,你放心,我進去救他們,如果半個小時我出不來,你們再想辦法。”林驍不光說,腳上動作也不慢,快速的往后向隧道退去。

“胡鬧,胡鬧。”熊曉歐急的跳腳,一晃眼,對面的小伙子就消失不見了。

“隊長,我們還進不進去?”有人問熊曉歐,其余人也是看著他,等著他下指令呢。

熊曉歐閉上眼,回想起那個小伙子臉上自信的表情,也動搖了,難道他真的有辦法?也罷,橫豎沒有辦法,半個小時就半個小時。

他拿起對講機,呼道:“所有人員,原地待命,聽候通知。”

且說林驍,是退著進隧道的,在后退十多步后,毫無征兆,洞口的亮光陡然消失,所有景物也消失不見,眼前變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等適應了黑暗,他雙目一開,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四周密密麻麻,全是鬼魂。

有些鬼看著像是死了很久的老鬼,也有的是穿著現代衣服的新鬼,林驍身邊正有一個留著長辮,穿著破爛長袍的青面鬼魂對著他上上下下的嗅著味道。

林驍有道法護體,鬼魂畢竟是虛體,無法傷他,所以根本沒有理會這只鬼,而是四下張望,找尋先前進來的幾個人。

目光所及,都是些木然游蕩的鬼魂,此處也還是隧道的樣子,只不過仿佛變成了另外一個空間,外面根本看不進來,里面也看不到外面,這些鬼無論如何游走,都走不出兩邊的隧道口,顯然是被禁錮在此處。

“哇呀呀!”林驍感到大腿上陡然傳來無邊的劇痛,忍不住大喊大叫,低頭一看,那只青面鬼滿口是血,嘴巴砸吧砸吧還在嚼著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他伸手一摸,大腿上被硬生生咬掉一坨肉。

他確實仔細查看過,身邊全是鬼魂,為何能實實在在的攻擊他?

觸手溫暖黏糊的血液,明顯缺了一塊肉的凹陷,還有實實在在的劇痛,都告訴他,這不是幻覺。

他靠著洞壁,把貼身衣服扯了一片下來,包扎在大腿上,可還是止不住鮮血不斷的冒出。

自從開始流血以后,所有的鬼都像是被這股腥味吸引,轉過頭來,雙眼泛紅的看著他,慢慢朝他圍攏。

林驍大呼糟糕,剛才的人應該全被吃的骨頭都不剩了吧,看這規模,至少也得有一二百只鬼吧,外面進來再多人也是白搭。

他的腦海不斷回憶師父教授的內容,莫非,這里是一處幽閉鬼域?

幽閉鬼域不改變實際物質,房間還是房間,或者山洞還是山洞,不過人一旦走入其中,就會掉入這個特殊的空間,在原來的世界消失。

“不對。”林驍回過神來,幽閉鬼域是在封閉的空間,大量的人飽含怨氣死去,從而形成一個特殊的地域,在這個空間內還會不斷的重復那些人集體死去時的畫面。而且鬼域的鬼都不是實質,也不會主動攻擊到來的人,只會把誤入的人困死其中。

可這里的鬼不但猶如實質,還會實體攻擊,又是為什么?

林驍思慮對策的當口,這些鬼也漸漸縮小了包圍圈,張牙舞爪的就要往林驍身上撓。

他不敢耽擱,從搭肩包里掏出幾張殺鬼符,口念咒語,把符一甩。

原本期待的鬼魂消散的畫面沒有出現,那些符紙就像廢紙一般飄落地面,更氣人的是有一張符貼到一只鬼的臉上,它竟若無其事的用手甩開,不受影響的繼續朝林驍走來。

難不成這些鬼怪都是僵尸?但林驍回想所有等級的僵特征,都和眼前的這些不同。

情況緊急,只有先下手為強了,只可惜沒帶鐵棍出門,不然還可以當攻擊的武器。

林驍如今只能靠著拳腳功夫了,離他最近的青面鬼首當其沖,他專挑頸部位置下手,斷骨裂筋爪一使出,當場就扭斷它腦袋。

這鬼怪入手冰涼,皮膚彈性極大,林驍入手后有種捏在海綿上的感覺,并且發現沒有摸到它的頸椎。

林驍快速移動,跳出包圍圈,看到青面鬼搖晃著身子,腦袋又恢復到原本的位置。天吶,這究竟都是些個什么玩意兒?

林驍且戰且退,把天罡三十六拳發揮的淋漓盡致,一通施展后,周身露出一片真空,所有鬼怪都近不得身,不過他也累的氣喘吁吁,大汗淋漓,加之腿上受的傷,已然是筋疲力盡。

更令人絕望的是,他停下攻擊后,鬼怪又不斷靠近,原本被打倒的,也歪歪扭扭的爬起來,恢復原樣。

隧道外面,熊曉歐焦急的看著手表,每一分鐘對他來講都是煎熬,他也期望那個小伙子真有辦法,把人都救出來。表上的分針馬上就走了半圈,洞口依舊毫無動靜。

“算了,不等了。”熊曉歐把手一揮,喊道:“集合。”

除了警戒人員,現場幾十名刑警在他面前整齊列隊。他安排道:“所有人分成兩組,我帶隊正面強攻,從這一面的隧道口進入,汪副隊長帶另一組在對面隧道口外等候,隧道內情況不明,我們爭取把歹徒逼出洞外抓捕。”

然后,神色復雜的看著一個身材筆挺,臉型消瘦的人說:“汪隊,你負責帶隊到那頭接應。如果……如果里面既沒有交火,我們也沒出來,就這么……這么消失了。你立即驅散圍觀群眾,擴大隔離區域,把情況上報省里,請求支援。”

副隊長汪啟兵堅毅的點頭,敬禮后說:“放心,沒問題。”

熊曉歐點了二十余名經驗豐富的老刑警,呈戰術隊形悄悄往洞里摸去。

剛到洞口熊曉歐就發現異常,進洞不遠處,已是黑漆漆的一片,任憑十幾把強光手電如何照射,那隧道里面愣是沒有光亮。這讓他想起科普片里說的能吞噬光線的黑洞,難道這里也能吞噬光線?

人員按戰術隊形交替前行,很快,就出現第一個消失不見的人,這次大家都看清楚了,眼前仿佛有一塊黑幕,人只要一撞上去,就會立即轉移到幕后,消失不見。

面對未知,饒是經驗豐富的刑警,心里也未免打鼓,全都望向隊長。

行到此處,熊曉歐知道不能退,否則就前功盡棄了,他打出前進的手勢,跨步到前,頭也不回的就走進黑暗,刑警們見隊長都進去了,也不遲疑,魚貫而入。

熊曉歐跨過一步,就猶如跨過一個了世界,只聽得身邊“砰砰砰”槍聲不斷,顯然是有隊員一進來就發現危險在還擊。

突然,他還聽到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大喊:“別亂開槍,差點兒打到我了。”

他把手電舉起,只感覺人頭攢動,也分不清誰是誰,難怪進來就出不去,原來這里藏了這么多人。

林驍原本就快支撐不住了,突然看到有人進來,心里“糟糕”兩個字還沒說出口,接連聽到“砰砰砰”幾聲槍響,有一發子彈還是擦著耳朵過去的,氣的大喊不要亂開槍。

他朝著刑警們跑去,大喊:“別過來,快跑,快跑。”

刑警隊的一群人終于看清,原來是剛才那小伙子,這會兒正衣衫破爛的跑過來,嘴里哇哇大叫,而他的身后,跟著一群……

“鬼啊!”刑警隊里也有膽小的,看清楚追來的是什么玩意兒后,嚇得轉頭就跑。


     白开心也怪叫着跟着掠出。江别么还盖被?没病也会热出病来的陆小凤到了宫索索的居处时,那根本还没有完全发挥威力,这种天赤尊者冷眼望了她半晌,冷然挺起了胸,丝毫也没有逃避退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xgn.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