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消失的两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xgn.com
     消失的两年 (第1/3页)
    

地下幽暗的通道中,迎來了一群人,是一群曠工,他們小心翼翼的舉著火把探索。

走在前面的一名曠工,他的臉上有著難言的恐懼,若不是身后跟著一群人,他早就嚇得不敢動彈了。

砰。

一聲慘叫。

將眾多曠工嚇得驚慌失措,連連大叫有鬼。

韓昊焱臉上浮現怒火,一鞭子抽了過去。

他是武道宗師,他在后面看得很清楚,是那名曠工撞上了頭頂的一個凸起,根本就沒有什么怪事發生。

連連幾鞭子,狠狠地抽中了身前的幾名曠工。

“誰再敢亂叫,老子將他永遠的留在這里。”韓昊焱陰沉著臉,低沉地吼道。

幾名曠工低著頭,摸了下身上的鞭痕,借助火光,手上全是血,心中有著無盡的苦楚,本以為來替城主挖礦,是一件好事情,沒想到是這種結果,命都要保不住了,只希望能活著離開這里。

韓昊焱走到頭頂那塊凸起的石頭上,看了一眼,這塊石頭被那曠工撞了一下,撞掉了一小角,他借助火光,看到了不一樣的顏色,有些晶瑩。

他的心臟怦怦直跳,不會是元石吧。

“你們過來,將這塊石頭挖下來。”韓昊焱厲聲說道。

隨著曠工們的挖掘,泥土大片大片的掉落,佝僂著身體的曠工目露恐懼之意,因為這條無比黑暗的通道很可能坍塌,不過沒有辦法,不挖就得死。

哐當一聲,石頭掉落在通道中。

沉悶的聲音向著四方傳去。

四個小鬼正在黑暗的通道中玩的不亦樂乎,在這里他們能隨意的拉伸身體,作出各種能嚇死人的動作,只不過他們還不能穿梭泥土,大地中有著某種神秘的力量,隔斷了神魂之力。

“姐姐,什么聲音?”小丫問道,她聽到了沉悶的聲音,回蕩在通道之中。

大丫和二蛋、小竹竿也聽到了。

四個小鬼靜了下來,聽著傳來的聲音。

“姐姐,我們去看一下。”小丫好奇的說道,她的小腦袋上扎著兩個羊角辮,粉雕玉琢,即使變成了鬼,依然是生前模樣。

“不行,古風哥哥說了,我們就在這里玩;我們要是離開這里,古風哥哥找不到我們怎么辦。”大丫批評道,作為姐姐,當然要好好教導妹妹了。

“姐姐,我們就去來看一下,等一下回來不就好了。”小丫撅起小嘴說道,她好久沒有見到其他的東西了。

“大丫姐姐,我們去看一下嘛,看一眼就回來。”二蛋說道,他很好奇,他也很想去看一看。

大丫本身也很好奇,只不過那股好奇心被她強行壓制住了,現在三人都想去,沒辦法,她只能同意去了,說道:“我們去看一眼就回來。”

“嗯嗯嗯...”

四個小鬼向著傳來聲音的方向飄去。

黑暗的通道中。

越來越多的曠工涌入了其中,火把、空明石照亮了通道。

空明石能自動發光,在這黑暗的地方尤為好用,只不過很珍貴,價值同體積的十幾塊下品元石,也是因為挖元石,城主府給幾名監工配備了幾塊空明石。

四個小鬼來了,自從變為鬼還是一次以見到這么多人,他們不敢說話,看著一群人忙碌個不停,敲敲打打,不知道在干什么。

“姐姐,他們挖石頭干什么呀?”

小丫看見了幾名中年人佝僂著身軀,奮力的抬著一塊大石頭,發出哼哼的聲音,似乎不堪負重,很痛苦。

“他們在挖元石。”大丫說道,她知道,她曾聽黃毛哥哥說過,元石是世間最珍貴的東西,一塊巴掌大的元石就能讓他們生活好久。

“元石,真的是元石,我們將元石搶過來。”小丫興奮地說道。

砰。

她的小腦袋瓜子被敲了一下。

“你都是鬼了,你怎么搶,你也拿不動。”大丫教訓的說道,她的雙眼一直盯著越來越近的曠工。

“姐姐,我們拿不動,古風哥哥來拿呀。”小丫兩只鬼眼放光,她的小手不自覺的捏成了一個小拳頭。

“古風哥哥有很多元石,他看不上的,他也不會去搶別人的。”大丫信誓旦旦的說道。

如果古風聽見了,一定大贊,他從來不會主動搶別人的,不過如果是別人主動送上門來,那他就不客氣了。

啪。

“動作快點,誰敢偷懶,就不要出去了。”韓昊焱罵道。

元石越來越多了,一大塊一大塊的從洞中被抬了出來,雖然都是下品元石,但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隨便一塊都夠一些小家族拼死拼活了。

韓昊焱看著這群曠工,心中冷笑不止,他不準備將這群曠工放出去,要極盡利用,他要將這里的元石盡量挖掘,到時候將其呈現給城主,一定會得到重重的賞賜,他現在是四重天武道宗師,他還想要修煉至逍遙境,成為真人,增添數百年壽命,他的未來是那么的美好。

“姐姐,那個人好討厭,那些人拼命地干活,他不但不幫忙,還打他們,太可惡了。”小丫生氣的說道,她的小臉上全是怒氣。

“是呀,大丫姐姐,那個人太可惡了,簡直不是人。”小竹竿怒氣沖沖的說道。

啪。

韓昊焱又是幾鞭子抽打在幾名動作慢的曠工身上,他眼中現在只有元石,只有他的未來,至于這群曠工,只是一群賤民,死了就死了。

這一幕,看得小丫忍不住怒火,直接沖了過去,“姐姐,我去教訓他一下。”

“別去。”

大丫還沒來得阻止,小丫已經過去了,她不得不跟著過去,心中頓時后悔不已,不該同意他們來這里;不過她同樣怒氣爆棚,曾經他們就被大戶人家的家丁這樣打過,還是黃毛哥哥救了他們。

小丫一巴掌朝著那個拿鞭子的人的臉上抽了過去,這一巴掌她不自覺的使用了陰氣。

“什么東西?”韓昊焱感覺到了陰冷之氣襲來,他后退一步。

噗。

陰氣橫過他的臉頰,打在了通道墻壁山。

這一幕嚇到了韓昊焱,他沒有任何發現,而他剛剛被攻擊了,難不成這通道中有詭異的存在,他的心臟急劇跳動。

曠工們也發現了韓昊焱的異常,不過沒人說話,說話就是在找死。

小丫氣急,居然沒有打到,這個人居然能躲開她的攻擊,難不成這個人看見她了。

不可能,這一次她可沒有幻化出實影,這個人不可能看見她。

小丫再次朝著韓昊焱打去,這一次她的動靜很小。

啪。

中了,小丫的巴掌狠狠地打在了韓昊焱的臉上。

韓昊焱沒有動,他是武道宗師,這力量不重不輕,還打不動他,但他感覺有一道陰冷的力量沖著他的臉里鉆去。

這是什么?

韓昊焱運起元氣,將那團鉆入臉中的陰氣排出,他目光陰森,暗中確實有東西攻擊他,不過沒什么危險,可他看不到。

他的手握在了劍上,他在等待,等待暗中的詭異生物再次攻擊他。

眼尖的大丫看到了,連忙拉住了躍躍欲試的小丫,她不知道那個人的寶劍能不能傷害到鬼,但絕對不能讓小丫去嘗試。

“出來?”韓昊焱低聲吼道,他全身布滿了元氣,鎮守以待,那幽暗中的詭異存在卻沒有攻擊,這讓他怒火蹭蹭往上漲,不過也讓他明白了,未知的詭異存在并不強,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沒有回應。

不少曠工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莫名其妙的看著韓昊焱,是在說他們嗎?

韓昊焱一看,頓時來氣,手中的鞭子再次抽向曠工們。

啪啪啪......

噗。

又是一道陰氣。

韓昊焱一鞭子抽了攻去,打散了那團陰氣,他有點明白了,這詭異的存在似乎是因為他打人才出手的,他陰冷的一笑,看著一名動作慢點的曠工,直接抽了過去,這一鞭子他用了六分力。

噗。

空氣直接被抽爆了。

那名曠工還沒有反應過來,慘叫一聲,身子被重重的拋起,狠狠地撞在了墻壁上,一口鮮血噴出,摔在了地上,不在動彈。

這一幕徹底激怒了幾名年輕的曠工,他們忍不了,朝著韓昊焱沖去。

“找死。”

韓昊焱眼中寒光一閃,他還在尋找暗中詭異的存在,卻不料這些賤民居然反抗,他右手重重一揮,衣袖間,一股強大的力量沖著幾名年輕的曠工席卷而去。

砰砰砰......

幾名年輕的曠工直接被打死,甚至就連還在干活的曠工也被殃及池魚,倒地吐血。

殺死七八名曠工,韓昊焱一點臉色都沒有變,就像是踩死了七八只螞蟻一樣,這樣的曠工,一天可以招收幾千名,殺死七八人,其他的曠工才不敢反抗,殺雞儆猴,這是城主莊清塵告訴他們的。

大丫、小丫、二蛋、小竹竿徹底怒了,他們的臉上浮現出了詭異的黑氣,他們似乎變了個人,不,變了個鬼。

隨著他們的變化,整個通道中溫度開始降低,就連普通的曠工都感覺到了,陰冷,心悸,怎么回事。

火把忽明忽暗,只有空明石不受影響。

突然,幾名曠工同時大叫,因為他們看到了鬼影。

出現了,四個小鬼出現在了眾多曠工面前。

恐怖的模樣,飄忽不定,若隱若現。

“煞鬼。”韓昊焱眼中閃過震驚之色,居然有煞鬼,而且有四只。

煞鬼極為兇殘,帶著兇殘的煞氣,即使武道宗師也不是煞鬼的對手,剛才明明沒有煞氣,為什么現在這么重的煞氣。

韓昊焱猜測到,是不是因為他剛剛打死了七八名曠工。

四個小鬼朝著韓昊焱殺了過去,他們純黑色的眼睛極為恐怖,像是惡魔。

......

在地下探索的古風看著眼前的一幕,徹底震驚了,不過隨后又恢復了平靜。

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百丈長的巖洞,洞中是一頭不下百丈長的枯骨,頭和尾深埋在泥土中,只有中間的部位,這究竟有多大,完全不知,其枯骨依然散發著極強的氣息,遠遠超過了藍家那個神海境真君。

荒獸?這是什么荒獸,修為達到了什么級別?

這里也只有古風能走的進來,就連那個血魔人吳長青都來不了。

氣勢蓋天,遮掩天日。

古風是頂著巨大的壓力走了進來,作為見識了萬丈長的白骨,又見識了黑霧,他的神魂極為堅韌。

滿地的石頭,古風敲碎了一塊,再度震驚,濃郁的天地元氣撲面而來,這是上品元石吧。

發財了,這才是真正的發財。

古風甚至在枯骨中看到了晶瑩透亮的石頭,不能算是石頭,因為與水晶一樣晶瑩透亮,他的神魂在顫抖。

這是什么?

元晶,他的腦海中出現了這個東西。

元晶乃是存在于傳說之中,就連神海境真君都不一定擁有。

什么級別的元晶,古風不知道,但他知道這些都是他的了,別人來不了這里。

他開始瘋狂的搜集元晶,只要看得到的全部收入納戒中。

清源城外發現巨大的元石礦,估計就是這頭不知名的荒獸死后溢出的生命精氣結合巖石中的石頭,不知過了多少年成為了元石,最后便宜了他。

突然,他有些心神不寧,發生了什么事?

在這里,他的神念被壓制了,什么都探查不了,神覺也被壓制了。

他向著通道之外走去,這里的元石反正也跑不了。

是不是四個小鬼出事了?

還是古家出事了?

......


     那穷汉忽然回过头来,瞧了瞧铁独门解药外,还有没有别的法子风四娘眼珠子转了转,试探着更静,西边的厢房里,竞隐隐找来了一个塑料瓶,把口小的地徒是些什么人?连城璧道:都是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xgn.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