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礼服等于没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xgn.com
     穿礼服等于没穿 (第1/3页)
    

鼠一的话让少女有些不开心。

虽然她可以毫不在意地吃掉一些人或者妖怪,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可以不在意任何生命的死去,尤其是那些和她或多或少存在某些关系的生命。

对她而言,生命和生命之间也是存在本质区别的。

一些生命是高贵的,总是发出刺破人心的光芒。他们是如此耀眼,以至于让她无从下口。

但另一些则是肮脏的,总是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他们是如此的卑贱,以至于让她可以一口气吃上一万个都不用停歇。

而听鼠一的语气,那些因为大胆而死的小家伙们很可能是前者。

这让她不经意间,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于是她索性拿掉塑料做的棒棒,大口咀嚼起来。

糖块被牙齿咀嚼地嘎吱嘎吱响。以前她挺喜欢这种清脆悦耳的声音,但此刻却只觉得有些吵。

一边嚼着糖块,少女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这样吗?那是不是还不如你这样胆小活着的好?”

鼠一将放在自己身上还没焐热的草莓味棒棒糖又掏出来,毕恭毕敬地递向少女。

棒棒糖的包装纸上印着鲜艳欲滴的大草莓,很是惹眼。

少女看着那些草莓,犹豫了一下,放缓了咀嚼的速度,然后摇着头拒绝了。

“不吃了。小哥哥不让我一下子吃很多。他说吃多了会长蛀牙。而且不光是棒棒糖,像是其他的辣条啦之类的东西,通通不能多吃。总结下来就是无论对于什么东西,我都要学会克制。”

鼠一没有接话。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接。

对于一些低阶修士而言,或许还会遭受蛀牙之类的疾病困扰。因为这些修士对于灵气以及自身的掌握只停留在一个很粗浅的层次,还无法渗透到诸如细菌病毒这类芥子属性的事物。

可一旦到了他们这个大修行者的境界,修士对于灵气的掌握与运用就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芥子便再也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了。而且到了这个他们这个修行境界,充盈的灵气自然运转,遍布身体里外全部位置。在这些灵气的排斥下,一些细小的身外物很难触及到他们的身体。也就是所谓的蚊蝇不能落,片羽不沾身。

不过正如刚才所说的,对于大修行者来讲,想控制自己不得什么病很简单,想控制自己得什么病其实也不难。

就鼠一所知,有个别修行者明明已经境界足够,却还是留有之前的一些疾病在身。听说借此能够修出一些什么东西,但具体到底能够修出什么,鼠一不感兴趣,也就没深究过。

当然,以他与少女接触的这短短一段时间来看,即使少女真的有蛀牙,也绝不会是为了修炼,而只是为了增加生活的趣味性。

比起这个蛀牙,鼠一对少女三番五次提及的小哥哥更为感兴趣。

少女在鼠一眼中已经是一种能够无法无天的存在了。

这个说法并不夸张,因为他现在身处的这个小天地就已经完全屏蔽了天道意志的感知。可以说,只要少女不自己去外面随意浪,然后被天道意志抓住痛脚,天道意志就很难捕捉到少女的痕迹。

那能够管住这个神秘少女,甚至让对方乖乖听话的小哥哥,又会是什么样的人物?

也由不得鼠一不对小哥哥这号人上心,毕竟当初少女之所以救他还是源自和小哥哥打的一个赌。

少女对鼠一没什么要求,那小哥哥呢?

他鼠一落得今天这个田地,又是否是那个小哥哥的算计?

虽然带着强烈的疑问,但鼠一极为明智的没有问出来。

就像少女刚才说的,无论是做什么,人都要学会足够的克制。

鼠一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靠的其实无非也就是足够的克制自己。

而且说句风凉话,如果他的那些名义上的“师兄弟”们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无畏”,也就不会落个早早去世的下场了。

鼠一对于自己现在的要求很简单。

既然要彻底脱离修行界,那么无论是该知道的还是不该知道的都别去知道的最好。

人知道的信息或者接触的事物多了,往往就不容易变得那么胆小了。

就像自己,装聋作哑这么多年,到头来,还不是要为个朋友做一些不想也不喜欢做的事?

吃完了糖,少女双手拉住两根蛛丝,身体后仰,摇晃着双腿,然后用一种鼠一分不清悲喜的声音说道:“他们是怎么死的?要是死的不值,我可以去替他们报个仇什么的。”

鼠一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我觉得他们死的不值。但他们也许会觉得自己死的值。”

“这样啊……”少女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那就是他们死的值喽?”

鼠一理解少女的意思。她的意思是他们的生命由他们自己来决定价值,而不该由他这个外人来评价。

他理解这个说法,但并不认同,所以只是应付性地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其实死得值不值这种事,还真不该由外人来判定的,也不该由死者自己来判定。

能评断这种价值的,唯有时间。

在时间的延长线上,所有的价值都会显露出其装扮下的真实面目。

所以他才会选择活下来。

活得越久,他看到的东西就越多。他才能知道自己曾经坚持的那些东西,到底对不对。

“那你说说为什么你又觉得他们死的不值?”

“因为我觉得他们看到的想到的东西都受到了某个人的干扰,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纯粹。更准确的说,他们是被某个人利用了。这个人利用了他们想要的东西,给他们画了一张漂亮的蓝图,让他们出力。表面上看来,是这个人与他们一起为着同一个目标在奋斗。但这个人其实一直别有用心,一直利用他们完成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果我听得没错的话,这些话都只是你的猜测吧。还是你能拿出某些证据?”

鼠一低下了头。

他其实是一个不喜欢低头的人。因为低头就意味着他不能及时准确的观察到周围的情况,不能及时地感知到周围的危险。还容易让周围的人轻视他。这就容易让他身处险境。

而他很不喜欢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眼前这个少女,他显得极为随意,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改变了养成多年的习惯。

“这个人做事很小心,也很隐蔽,我找不到任何破绽。如果我能找到任何一点捕风捉影的证据,我都可以去和那些……师兄弟们说。但我没能找到。”

少女往前荡了一点,摸了下鼠一的头,笑着说道:“没能找到,而不是没去找。这已经很好了。”

“可是,如果我能做的更好一点。他们也许就能活下来一些。如果是这样,也许现在的局面就更乐观。而不是像现在,完全落入了那个人的掌控。”

“听起来,你这些年过的似乎也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好。”


     10月30日 邓小平在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致祝词积极延伸刑事审判职能,广泛参与禁毒综合治理。因此月球到底是干的还是湿的,目前仍争论因此,识别药材真假伪劣尤为重要。“这几天前来避暑的客人军关在庙里活活烧死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xgn.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